网罟舟楫描画生活长卷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6-13 10:18:04 
分享到

■ 林 颐

    我的家就在东海边,小时候沐浴海风,听海鸟歌唱。长大一点,我喜读海洋文学。故关注了青岛作家盛文强,他的作品洋溢着浓郁的海洋气息。

    文学皆有地域性。山东作家张炜曾说:“一个半岛出生的人,自然具备了半岛血统,这些一定决定着他的音质和其他。”齐鲁多异色。古老神话,长生传说,仙山缥缈,万物有灵。鬼魅亦友人。因此而有蒲松龄,有张炜,也有了盛文强。

    搜撷乡老口述,挖掘古籍方志,网罗可观可奇,盛文强以现代随笔或短小说的形式描摹海域风情,撰写《海怪简史》《海岛奇谭》等作品。其中有部《渔具列传》,出版于两三年前。有评价说,该书将“网罟舟楫与奇人异事紧密缠绕在一起,是传奇,亦是日常,把古典海洋渔具的审美与叙事推向了自觉的层面”。人类漂泊汪洋,奇诞怪象纷飞,网罟舟楫在作家笔下获得了活泼的生命力。

    盛文强新近出版了《渔具图谱》。与之前的作品有所不同,《渔具图谱》并非文学类别,是他历年蒐集整理的百余种渔具图绘汇总,一图一文,讲解大多百余字,属于浅显的文化普及。在《渔具列传》的序言,盛文强谈到自己从《广渔具图谱传》等古籍里得到的启发。现读《渔具图谱》,正可明白这些启发的由来,理解作家创作的地域元素和文化根基。《渔具列传》凡百余篇,分写《橹桨通神》《拉网奇遇》等诡谲故事,以文字穷尽奇趣,以想象兴风作浪,而《渔具图谱》则体现了创作的活水源头,让此书更加鲜明,更加生动。

   《渔具列传》的封面是一张撒开的渔网,我在《渔具图谱》里看见了同样的图,题为《大网布海全图》,选自商务印书馆李世豪、屈若搴著《中国渔业史》。盛文强转引原文说明其捕鱼原理,这是利用海岸潮差原理而定设的一种渔网。中国渔业史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中晚期,《渔具图谱》分为渔舟、网罟、钓具、掩罩、笼壶、陷阱、粑刺、动物八大类,120幅图绘,稍解源起与发展、形制与原理,呈现一种斑斓的中华生活长卷。     

    想起《射雕英雄传》,郭靖背负黄蓉访医,要过“渔樵耕读”4个关卡。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渔”向来有着重要地位。姜子牙愿者上钩,严子陵僻居富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诗词兴怀,书画遣情,渔舟晚唱,蓑笠斜钓。“渔隐”之义,是要做悠游自在的天地过客。“濯缨”者,濯性灵之缨。他们且走且吟,却如江畔徘徊的屈子,既追求品性的高洁,仍放不下黎民苍生,所以刻画一幅幅渔民图,图中有真意。

   《渔具图谱》采自古籍插图、文人绘画、民间艺术等。尤其文人绘画最具观赏性。名家众多,如仇英、夏圭、董源等。这些渔具图意趣高古,汇集一处,大率相似而细节各殊,怎不让人欢喜?这是一条流脉,另一条从技艺的角度,说天工开物,诉百业兴衰,技之道,有亲赴者,也有记录者、教导者、传承者。渔业演化至今,这些渔具大多过了时,然而,我们讲人与自然相亲,最相亲之时,莫过于这些画里的时光。

    作为海边人,读到这些自觉亲切。这是祖辈们的生活,经纬分明,沉浮不定。他们在文字里穿行,也在图像里现身,一网一罟一舟一楫,俱是沉淀的岁月,风浪刮不走的史记。这里有渡海的艰辛,也有荡舟的闲逸;有褴褛的渔夫,也有冠冕的士人,有白发的老翁,也有嬉闹的小儿;有波澜凶险的浪涛,也有稠密平和的水纹,岸树梢头黄鹂鸣,秋蟹痴肥正当时。这些图像呈现生活,也体现审美,还可作为一份人类学、民俗学的观察。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