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一)

来源:王诗成   发布时间:2015-05-21 04:04:56 

在这样一个喧嚣渐渐消止的深夜,我终于可以长长地吁一口气了。20余万字的《龙,将从海上腾飞》(以下简称《腾飞》)已完稿,马上就要送审了。今晨上班的路上,不经意间发现路旁的柳树已吐出长长的新芽,不禁无限感慨:从萌生写《腾飞》,到成稿,悄然间已过去了一年有余!

1995年底,拙著《建设海上中国纵横谈》(以下简称《海上中国》)出版。不想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海洋界和对海洋有感情的炎黄子孙的共鸣。一时间,大报、小报、文摘、电视等新闻媒介竞相报道,搞得沸沸扬扬,颇为热闹。接着是领导接见,图书获奖……这一切,是鞭策,也是压力。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自己艰难的业余海洋研究得到了海洋专家的肯定和公众的承认,并引起领导层的重视。早在创作《海上中国》时,我曾搜集了若干资料,并加以分析研究。当我发现当今世界强国纷纷出台海洋发展战略,而作为拥有300万平方千米海洋国土的中国却至今尚无一本系统论述海洋战略的专著时,我萌生了撰写“21世纪中国海洋战略构想”的念头。

我深知业余研究的艰难,特别是要书写一本海洋大战略,困难之大可想而知。1996年春节,我回到了故乡——庙岛群岛。扑面而来的大海气息,使我又一次领略了海浪的韵味,为海做点事情的想法便愈发强烈。回到济南后,当我把写《腾飞》的想法告诉济南军区的宋清}胃上将,离休老干部邵波、綦建洲夫妇时,得到了前辈们的赞许,这更加增强了我写《腾飞》的信心和勇气。

这样酝酿了几个月。真正的动笔始于l996年孟春,正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时节,其中甘苦自不待言。资料短缺,我只能不断地奔波于图书馆、书店,通过信函、电话烦扰老友新朋;没有时间,我只能抓紧利用飞机上、火车上及中午、晚上等各种可利用的间隙。是年9月,我调任山东省海洋与水产厅办公室主任兼政策法规处处长,繁杂的公务使我不得不放慢撰写步伐——能够利用的时间有时只能是晚上无公务活动、属我支配的时间。然而,我不能放弃。我既不居庙堂之高,也不处江湖之远,但我热爱大海,为海洋事业尽微薄之力的心始终怦然跳动。为此多熬几个夜,为此多翻检些资料,为此多用点脑子,于我,难道比忧民忧国的古圣今贤更难?

终于,今年春节前这堆稿子杀青了;终于,在这个静静的春夜里,我校完了最后一页清样。长吁之后,我还能怎样呢?书房里已是烟雾缭绕,尤见云诡波谲的大海,获闻涛声阵阵。心不禁为之向往,为之惶悚:倘耗去我一载业余时间的这些文字能于我国的海洋事业有些用处,那么,我算是又为生我养我的祖国和大海做了点有益的事情吧。

整个写作过程中,我有幸得到了我国著名海洋学家曾呈奎、文圣常院士的指导;得到了国家海洋局张登义局长的关心与支持;得到了省政府驻京办事处王瑞有主任,美籍华人李玉玲女士、邹智泰先生,新疆库尔班江大师,青岛市韩淑秀女士,海军后勤部张仁强大校,农业部黄渤海区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局赵忠顺局长,山东省海洋经济研究所蒋铁民教授、郑贵斌研究员,青岛潜艇学院干焱平主任、张同俊老师,山东大学颜炳罡老师,济南市张晓雨先生、傅华先生、王慧莹老师,威海市邹吉进先生,烟台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宋修武,莱州市尚京亮副市长,蓬莱市王轰先生,长岛县委书记赵玉才、县长王国强、贾秀本老师、葛斌然先生、王庆强先生、吴德运先生、郑录强先生等人,山东省海洋与水产厅的领导、同事以及来自方方面面的领导和朋友们的帮助与支持。特别是参考和借鉴了国内外若干海洋专家的研究成果,吸取了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的专家提出的宝贵的修改意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在百忙中题词鼓励。作为一个海洋战略的业余研究者,我是怀着对海洋专家们的崇敬和对为我提供各种帮助的朋友、领导、同事的感激之情写下这些文字的。

同时,冥冥中,我感觉这部书稿是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父亲。在我小时候,父亲就鼓起了我“造大船,驰骋海洋”的人生理想,我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三个养育成人,一心希望我们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愿她老人家健康长寿。我要感谢我的妻子谢美兰女士,她挑起了事业和家庭两副重担,长期以来对我的事业和业余海洋研究给予了极大的理解与支持。

由于我是个业余研究者,囿于知识、能力、水平所限,驾驭海洋战略还有很大的局限性,白知书中肯定会有许多不足和错误之处,旨在抛砖引玉,诚望各位学者、专家、同仁批评、指正。1997318日夜半于泉城)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