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2018年发展综述

来源:海洋防务前沿   发布时间:2019-05-13 17:04:16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190513170330.jpg

2018年,美国海军陆续发布《保持海上优势2.0》、《2018年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规划》等指导文件,积极谋划未来发展,以服务大国对抗战略目标为中心,不断推动海军科技发展。通过频繁举行联合军演和海上演练,不断显示海上存在和威慑。在稳定的国防投入下,美国海军以新型主战舰艇、新型航空平台和新概念新技术武器为代表的武器装备项目进展平稳,进入发展新阶段。

发布系列战略指导文件,积极谋划未来建设和科技发展


针对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和严峻的威胁挑战,美国海军发布《保持海上优势2.0》、《2018年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规划》等指导文件,顶层规划美国海军未来建设,明确海军科技发展新指导。


更新作战部长指南,顶层规划美国海军未来发展方向


12月17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发布名为《保持海上优势2.0》的新版发展指南,认可了上一版的战略环境判断和执行情况。指出海军面临的威胁已经拓展至从海底至网络空间的全部领域,美国的竞争优势正在缩小,海军需根据当前形势进行快速反应,强化对海底、水下、水面、空中和太空等多个领域的利用程度,借助信息化的趋势,以技术开发和应用为基础,塑造有利于美国的安全环境。指南在全面落实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同时,进一步规划了海军未来发展的方向,提出了美国海军未来建设的四条主线:一是强化美国海上作战力量,提前部署下一代“哥伦比亚”级导弹核潜艇,夯实海基战略威慑能力,重建第二舰队并尽快形成作战能力,通过弘扬海军作战文化、“动态兵力部署”概念、数据驱动决策和强化后勤能力等方式,提高海军备战能力;完善“分布式杀伤”等作战概念研究和落实。二是放大创新对作战能力的加成能力,明确未来护卫舰、大型水面作战平台、大型无人水面平台、未来大/小型辅助装备、有/无人机、高超声速武器、激光式武器等装备的发展时间表;建立作战概念发展中心和作战能力发展中心,促进作战概念和作战能力创新和发展;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的技术和装备基础;将“计划-简报-执行-汇报”拓展为“计划-训练-执行-进展-发布”流程,进一步优化海军运行流程;充分发挥人工智能、3D打印、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在决策、后勤保障和训练中的作用。三是加强海军人才队伍建设,通过“2025水手计划”更新军事人员管理和培训系统,增强海军职业选择的灵活性,提高现役和预备役之间的流动性;设立分管海军教育、实验、演戏和分析作战能力发展领域的海军作战部副部长;在预备役科学训练和文职人员等方便夯实海军人才基础;做好家属工作,为海军人员解决后顾之忧。四是扩大和加强合作伙伴网络,深化海军与其他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共同实现国家和海军战略;加强与盟友、合作伙伴之间的军事交流;推动海军、工业界、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等。


发布《2018年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计划》,加强航空兵建设


2018年1月2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发布《2018年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计划》,系统阐述了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未来10年的发展规划:一是明确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威胁、战略和作战概念,认为当前面临先进技术扩散、主要竞争对手海洋主权诉求强化、作战环境复杂化、情报战加剧以及信息武器化趋势等五大原因致使海军陆战队面临的作战环境愈发复杂。海军陆战队未来需完成与海军整合部队、发展空地特遣部队、增强信息处理、提高互动能力、提升陆战队员综合素质以及加强培训教育等关键人物。二是确定海军陆战队航空平台、使能系统和总体兵力要求,规划了海军陆战队飞机的参数、武器/有效载荷配置、人物剖面、规模、部署以及指挥控制系统、后勤保障、兵力整合、战术空管组、武器和弹药等未来的发展。三是明确海军陆战队的数字互操作性、军事建设和范围,综合训练等方面内容。


微信图片_20190513170334.jpg

应对大国未来挑战


2018年,美国海军继续频繁举行双边或多边海上军演,不断显示海上存在和威慑,提升整体战备水平,美国海军重建第二舰队强化大西洋海域的作战和快速反应能力。将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重构印-台地区安全架构。


重点在西太地区举行海上军演,不断施加影响和提升备战水平


2018年,美国海军频繁在全球举行海上军事演习,与北约国家以及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多次举行较大规模的双边或多边联合军演,最引人注目的2018年7月举行的“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环太平洋”军演始于1971年,冷战后演习频率从最初的每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今年为第26次;演习内容从最早针对苏联,到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到保障太平洋各国海上航运安全;演习规模不断扩大,此次军演总共25个国家参与,其中以色列、斯里兰卡和越南为首次参加,参演装备包括46艘水面舰艇、6艘潜艇、200余架飞机,总兵力达25000人。5月23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取消中国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的邀请,并在《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中予以机制化。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环太平洋”联合军演只是低战术水平的海上军演,更多的意义体现在政治上,通过多国海军合作来显示象征性的太平洋地区的大团结。美国海军还多次举行较大规模军演。2018年11月,“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和“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大队在菲律宾举行联合演习,共有10艘舰艇、150余架飞机和12600余人参加,展示了强大的攻防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美国海军共4艘航母陆续部署印-太地区。3月“卡尔·文森”号航母(CVN70)首次访问越南,“罗斯福”号航母(CVN71)结束中东任务暂编入第7舰队,与印度海军“塔卡什”号护卫舰于印度洋开展海上联合演习,后访问新加坡与菲律宾。11月“斯坦尼斯”号航母(CVN74)穿越马六甲海峡访问新加坡,并与常驻日本的“里根”号航母(CVN76)在南海开展双航母编队高强度军事训练。美国海军共开展了5次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超过2017年的4次,更超过了奥巴马政府两届任期的总和。此外,2018年美国海军共3次“例行性经过台湾海峡”,为近年来未见。由此可见,美国海军在南海和台湾海峡的活动更加具有针对性,进一步体现了美国插手台海和南海地区事务的企图。


重建第二舰队,强化大西洋海域的作战和快速反应能力


5月4日,美国海军将重建第二舰队。他表示,第二舰队将对美国东海岸和北大西洋上舰艇、飞机和地面力量进行业务及行政领导。此外,它还将规划和执行海上、联合作战计划,并训练、认证和提供海上部队应对全球突发事件。第二舰队隶属于舰队部队司令部,初期将委派11名军官和4名士兵组成舰队司令部,随后逐步扩充到85名军官和164名士兵,其司令部设在美国东海岸重要军事基地诺福克军港。美国海军部长斯潘塞已经同意该计划,并于7月1日正式运行。美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安德普·路易斯表示,第二舰队2019年的主要任务是提升作战能力。

第二舰队源自1946年3月1日成立的第八舰队;1947年1月,第八舰队重名为第二特遣舰队;1950年2月,再次更名为第二舰队。第二舰队的责任区主要是从北极至加勒比海的大西洋海域,主要任务是支持北大西洋的作战以及美国海军在地中海的第六舰队、在波斯湾的中东部队(后来的美国第五舰队)和在越南战争期间的美国第七舰队的作战行动。成立的65年间,训练和认证了大批战舰及其他装备,与北约和其他国家海军进行了广泛的舰队和两栖演习,并为了北美及加勒比海国家提供了多次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救援(1954年首次援助海地)。冷战期间,第二舰队作为对抗苏联的前沿堡垒,在美国海军的海上战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冷战的结束和俄罗斯威胁的削弱,第二舰队从2005年2月22日起不再担任大西洋打击舰队的角色。2011年9月30日,奥巴马政府以削弱国防预算和俄罗斯威胁已经消除为由,宣布解散第二舰队。


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太司令部,重构印-太地区安全架构


2018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更名“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以下简称印-太司令部),这是美军紧密呼应特朗普政府“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概念的重要军事举措,象征着美军印-太地区战略发生了重大调整,美军将在该地区构建新型军事安全架构。马蒂斯在更名仪式上表示印-太总部应遵循并执行2018年美国防战略的三条主线,增强印-太总部的作战能力,发展与盟友和伙伴的信任关系,并开始针对上述两大目标改革当前组织机制。这阐明了设立印-太总部的战略背景及其主要任务。同时,美国还对印-太地区军事战略进行新的规划与评估。美国《2019年财年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长向国会提交“印度-太平洋稳定倡议”的五年计划,明确美国的战略目标,并对实现这些目标的战略资源、轮换或常驻美军力量、后勤能力、基础设施、安全合作投资的进行评估。

海战装备研发进展顺利,部分装备项目达到重要节点


2018年,美国海军新型主战舰艇、新型航空平台和新概念新技术武器继续取得较大进展,攻击型核潜艇和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持续建造,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平稳推进,以激光武器、电磁导轨炮和无人系统为代表的新概念新技术武器进展平稳,不断向实用化方向发展。


新型主战舰艇项目均取得重大进展


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和攻击型核潜艇发展稳步推进。9月,美国国防部和通用动力电船公司签订了一份价值4.86亿美元的合同,继续开发下一代“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已完成近1/3的详细设计工作。该级弹道导弹核潜艇计划采购12艘,首艇预计2021年开工建造,2028年建造完成,2031年开始服役。由于采用了新型反应堆,在整个寿命周期无需换料,保证12艘该级艇可完全实现现役14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战备任务。“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建造继续推进,美国海军接收第十七艘“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南达科他”号(SSN-790)。

水面舰艇仍是美国海军装备建设的重点之一。航母方面,美国第一艘福特级航母“福特”号于7月14日完成交付后测试和评估后,到达其建造厂——纽波特纽斯船厂,开始进行为期一年的“试航后维护升级”后“选择性维护升级”(PSA/SRA)工作;2号舰“肯尼迪”号已完成建造工程量的75%以上,并加速4号舰的采办流程,探索“双舰同购”策略。驱护舰方面,美国海军“阿利·伯克”级FlightⅡ型2号舰“拉尔夫·约翰逊”号(DDG-114)服役;5月,同型6号舰“丹尼尔·井上”号辅设龙骨;“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3号舰“林登·约翰逊”号12月9日下水。护卫舰方面,3月美国海军授予洛克希德·马丁的公司、奥斯特、亨廷顿·英格尔斯、玛丽内特海事以及通用动力巴斯钢铁等五家公司合同,开展未来护卫舰FFG(X)概念设计工作,根据任务需求书,这种新护卫舰将注重4个方面的能力;反潜反舰、海外巡逻、高信息化水平和区域防空。两栖作战舰艇方面,美国最大的3个造船厂建议加速两栖舰建造,除加速“圣安东尼奥”级FlightⅡ型两栖船坞运输舰建造计划外,提出完成“美国”级两栖攻击舰3号舰建造后,为避免生产线关闭,尽快启动4号舰的建造。


新型航空平台项目继续平稳推进


2018年,美国海军平稳推进航空装备的发展,2018财年国防预算法案中计划采购10架F-35C、24架F-35B、24架F/A-18E/F、10架P-8A以及6架MQ-8C。其中,F-35投向战场,F-35完成人类航空史上最全面的飞行测试计划;3月,美国海军陆战队“绿骑士”战斗攻击中队的6架F-35B作战中队随“黄蜂”号两栖攻击舰开始首次海上部署,这也是F-35B的首次海外部署;4月,F-35B进行首次作战部署,并于9月完成首次对陆打击任务;与此同时,F-35C联合攻击机开始集成联合防区外武器,并进入初始作战测试与评估阶段,计划于2021年进行海上部署。F/A-18系列战斗机持续改进,波音公司在2018年继续为美国海军改进F/A-18系列战斗机,以延长使用寿命,并增强网格化作战能力,升级红外搜索和跟踪系统,先进的驾驶舱系统,信号增强和增强型通信系统等;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2020年底开始为F/A-18C/D战斗机升级有源相控阵雷达,2022年底完成;此外,美国海军还对EA-18G电子战飞机的任务软硬件进行了升级,进一步提升其电子战能力。


新概念新技术武器实用化进程加快


美国海军加快激光武器的发展。2018年3月,美国海军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一份价值1.5亿美元的合同,开发、制造和交付2套“海军水面激光武器系统”高能激光武器系统,功率可达60至150千瓦,具备情报监视与侦查、反无人机等能力;其中1套安装于路上的白沙靶场,另一套安装于“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上。此外,美国海军1月宣布,综合考虑冷却、功率、空调、空间、质量和其他移因素,选定“波特兰”号两栖船坞运输舰是美国圣安东尼奥级两栖船坞运输舰的11号舰,2017年12月服役。

美国海军无人系统继续快速发展。2018年2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将其反潜持续跟踪无人水面艇(ACTUV)项目正式移交海军研究局,11月开始在夏威夷海域开展续航和自持力等方面的测试。8月,美国海军向波音公司授出MQ-25A无人加油机研制合同,首批4架计划2025年开始在航母上部署,执行空中加油和情报监视侦查任务。至此,历时近20年的航母大型舰载固定翼无人机论证和验证落下帷幕,进入型号研制阶段。未来将进一步拓展海上编队的感知和打击能力,为创新战术战法奠定基础。此外,积极验证无人系统跨域集成能力,8月的“先进技术演习”中,试验了潜艇发射“蓝鳍”-21无人潜航器,“蓝鳍”-21无人潜航器随后释放2个微型“沙鲨”无人潜航器和1架“黑翼”无人机,由“黑翼”无人机作为潜艇和“沙鲨”无人潜航器的通信中继,实现水面和水下的跨域通信与指控。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该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r5IpQNkf5PEITjKJg-iAuA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