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鱼衰减之势有望全面扭转

来源:中国渔业报 渔知事   发布时间:2020-11-26 12:39:09 
分享到

嘉宾: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党委书记 陈大庆

主持人:汪文 胡婧

长江禁捕后的渔业资源保护与恢复前景看好

长江鱼衰减之势有望全面扭转


滚滚长江东逝水,滋润中华大地,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和历史意义。但是,长期以来的粗放式发展,令长江生态环境不堪其负,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由此,万里长江广阔流域确立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发展战略,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成为全国共识。自2021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开始全面禁捕,为此,20多万渔民正在退出传统的捕捞生产,为落实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发展战略写下了重要的历史篇章。
长江禁捕后,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保护与恢复迎来了大好机遇。在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恢复过程中,如何科学监测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恢复的进展情况?应该注意哪些影响因素和问题?经过十年禁捕后,未来应如何科学合理地利用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为此,我们邀请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党委书记陈大庆研究员,就长江禁捕后的水生生物资源保护与恢复问题进行对话。

主持人


从明年1月1日开始,长江流域开始全面禁捕。长江禁捕后,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迎来了长期的恢复时期。那么,目前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衰退状况如何,在未来的长期资源恢复过程中,应该如何监测、判断资源恢复情况呢?

陈大庆


从长江渔业资源变化的历史情况来说,历史上比较高的长江渔业捕捞年产量差不多有50万吨,现在的情况是一年不足10万吨,这是一个资源数量的变化。另外,量的变化还包含着质的变化,也就是长江鱼类种类的变化,其中,尤其是濒危水生生物种类的数量增加比较快,包括大家关注的中华鲟、白鲟、长江鲟,还有白鱀豚和江豚。现在,白鱀豚基本上是功能性灭绝,也就是说它在长江里基本上看不到了。中华鲟的情况是,近年来在葛洲坝以下江段的自然繁殖活动已经中断了。

从经济类品种的渔业资源情况来看,鲥鱼是长江的名鱼,现在看来,鲥鱼基本已经消失了。同样颇负盛名的长江刀鲚,产量下跌比较快,在江苏南京,人为炒作之下,刀鱼500克都卖到八、九千元到1万元。从长江四大家鱼和中华绒螯蟹的情况看,中华绒鳌蟹的自然捕捞量很少。总之,长江鱼类包括从海洋迥游长江的鱼类,从内陆江湖迥游长江的鱼的种类,定居长江的鱼的种类,鄀显示出资源下降的指标性特征。针对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衰退的情况,行业部门、科研单位都在呼吁加强长江的水生生物资源保护、生态保护和环境修复。国家经过综合论证以后,长江生态保护通过渔业方面切入。

关于长江禁捕后的水生生物资源恢复问题,我们有一个大体上的预测,即水生生物资源的恢复在长江的上中下游是不一样的。在长江中游,从洞庭湖到鄱阳湖,通过全面禁捕,资源将会恢复得快一些。鄱阳湖以下的长江下游,资源恢复将更快一些。现在,洞庭湖、鄱阳湖的捕捞产量大概加起来接近4万吨。那么,通过禁捕,洞庭湖、鄱阳湖的资源量能够由现在的4万吨增加到8万吨,增加30%~50%。在长江河口地区,通过禁捕,刀鲚等种类的资源恢复将会比较明显。在长江上游,我们可以追求的目标是资源不再衰退。

要切实掌握长江禁捕后的水生生物资源恢复情况,就需要开展资源监测与评估工作。因为,水生生物跟陆扡植物不一样,植物是看得见的。水生生物资源在水下看不见,尤其是鱼类可以游动,对鱼类资源的评估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所以,在未来5年~10年,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的监测与评估体系。在长江流域的干流、支流以及通江湖泊,合理地布点,合理地配备人员和监测技术装备,统一监测方法,每年定期地开展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监测调查。通过每年的这些调查,每5年出一个系统的评估报告。由于水生生物资源恢复缓慢,从而进行资源评估的周期比较长,基本上5年做一个评估,10年做一个回顾,比较合理。

主持人


相对于封山育林来说,长江禁捕后的水生生物资源是一个更加复杂的过程,您能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科学知识和经验呢?

陈大庆


长江禁捕后,水生生物资源急剧衰退的局势会得到扭转,但是,影响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因素有很多。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变化是一个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总体来说,自然变迁和人类活动共同影响了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变化。人类活动因素包括河流的水利工程建设、航运的发展、采砂和江湖的围填,渔业生产也是其中的因素之一。

我们通过一个监测调查发现,长江的水温状况发生了改变,变得类似于珠江。每条河流都有自己的水温变化规律,现在长江的水温变化规律在改变,当然这是渐变的过程,这个变化并不显著,却已经影响鱼类的繁衍。中华鲟的繁殖,需要一个从9月至10月的降温过程,从9月下旬开始,至10月水温降到16℃,中华鲟在水温降到16℃时就会产卵了。现在的情况是,水利工程蓄水以后,把夏季的高温水蓄起来,到冬季时河流的水温也降不下来,并且,夏季时河流的水温也上不去。长江四大家鱼春季产卵的河流水温在18℃以上,原来达到这一水温的时间是4月下旬,现在推迟到5月下旬。

中华鲟在最早的时候,我们把它作为一个捕捞的种类,那时候长江一年大概可以捕捞几千尾,中华鲟一条都是500多千克,比牛的体重都大,所以说当时的捕捞产量是很大的。后来,长江葛洲坝建设论证的时候有三个主要环境问题,一个是救渔、一个是救木、一个是救船。救渔就是指中华鲟这一大型水生生物,救木是指长江上游的森林砍伐后要顺河飘流木材,救船是指船舶航行长江。1980年葛洲坝截流以后,航运通过船闸得到解决,木材采取转运,就是中华鲟问题没有解决。以后,中华鲟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再是捕捞生产的对象。从中华鲟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到现在,已有30年没有捕捞,但是,这个水生野生动物现在看来还是资源濒危。

总之,考虑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长江禁捕后,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恢复不可能发生一种像封山育林那么显著的改变,资源大幅回升仍受制于各方面因素。因此,未来10年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恢复的关键,是在5年~10年的时间内能够扭转资源下降的趋势,能够使一些物种不至于濒危。

我们参加了青海湖裸鲤的保护工作,青海湖裸鲤已经实行10年禁捕。在启动青海湖裸鲤禁捕时,我们跟青海省政府有关部门交流沟通,提出青海湖周边的引水灌溉和拦河水利设施的清理问题,如果不清理这些设施,只是单纯禁捕,裸鲤资源恢复将无法取得成功。后来,青海湖周边的油菜花不种了,因为种菜就要引水灌溉,河流上的一些拦河坝也建起了鱼类上溯迥游通道。通过采取这两个措施,现在青海湖的裸鲤资源经过10年禁渔,应该说资源是显著回升的。过去,裸鲤资源最高是30多万吨,后来降到1万吨,这两年已经恢复到了10多万吨。

主持人


经过十年禁捕,长江水生生物资源得到一定的恢复,那么,今后应该如何科学合理地利用这些资源呢?也就是说,未来的长江渔业应该如何发展呢?

陈大庆


未来,长江渔业资源经过5年至10年恢复以后,怎么科学利用?现在回答这一问题,按照我们的估计,未来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利用途径有两条,一个是把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作为支撑我国水产养殖业持续发展的优良种质资源,一个是发展休闲垂钓产业。
我们去欧洲、去美国看,水生生物资源一方面作为生态保护、水质净化的一个构成,另一方面将会作为水产业持续发展的一个种质基地。利用河流中的野生优良种质资源,我们拿来作为鱼类原良种的替换,开展品种繁育,如同杂交水稻利用野生稻资源一样。

在长江流域,主要是四大家鱼的野生种质资源怎么利用。现在的利用方式,是通过灌江纳苗,把在长江繁殖的鱼苗接纳到我们建立的种质库,让鱼在种质库里面长大以后,把它们送到全国各地的良种场,用作良种和原种的替换。这样操作的原因在于,苗种生产3年~5年以后,苗种品质就会退化,需要更新原种。这样,我们在长江中游建了两个四大家鱼的种质库,利用长江的天然故道,做了江湖灌江纳苗的规程。在5月~7月,在长江故道和长江之间通过开闸,让长江的野生鱼苗进入长江故道的种质库。鱼苗在种质库经过几年的生长,长大后输送到全国各地,作为优良种质的供给保障。现在,水产养殖产量5000多万吨,四大家鱼的产量差不多占到3000多万吨。

对于河流水生生物资源的利用,一个方式就是用作优良品种的苗种更替,第二个方式就是我们利用野生种质资源中一些比较优良的种质特性,开展杂交育种,比如在黑龙江,就利用鲟鱼、鳇鱼的优良种质做成杂交种,这个杂交种长得快,而且个体大,现在拿来做鱼子酱生产出口,一年出口额有几千万美元,占领了国际鱼子酱高端市场的60%以上。所以说,将来长江渔业资源的利用,主要是服务于我国水产养殖的运营发展。

未来长江渔业资源利用的第二个途径,是用于支持游钓休闲业的发展。

在美国密西西比河,我们去交流时看到,他们最早也是捕捞为主,后来发觉这样捕下去不行,越捕越少。以后他们不捕了,发展了一个新的生产样式,让退出捕捞的渔民作为渔业资源增殖的主体,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建立了国家级的增殖繁育基地,把增殖的鱼类放流到河流里面。通过监测调查,看看哪些资源衰退得比较快,就增殖这些种类并进行保护。

同时,在保护资源的过程中,又为垂钓爱好者提供垂钓的对象。在美国,垂钓者是需要发证的,每个证是按年收费,一个钓杆一年100美元,每年都要交的。现在,美国有个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主要是负责两个事,第一个是增殖放流,第二个就是休闲垂钓管理,美国内陆水域的捕捞基本上退出了。

美国的内陆水域与近海,主要是搞增殖,做监管。钓竿要办证,钓具要办证,钓艇要办证,是一整套产业管理体系。现在,按照美国方面的估计,垂钓业的产值是上千亿美元,这个产值比过去的捕捞收入大得多。渔业和野生动物保护区在美国是很强势的一个部门,因为美国人有钱了,休闲的时间多了,大家都去湖里河里玩游钓。美国的游钓大多是有游艇去垂钓,去烧烤,这就是渔业转型。所以,渔业不能停留在原来简单的捕捞的概念上,实际上,将来我们的近海和内陆水域鄀发展新型产业,开发休闲垂钓产品,把鱼的经济附加值增加。试想,你钓一条鱼才多少钱?加上钓具、游艇这一套装备,包括相应的服饰,这相当于一个完整产业链。提升整个渔业产业。

长江退捕,为传统产业的退出和新产业的建立提供了一个良好契机,我们要有前瞻,要有投入。刚才我们说的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监测与评估,可以为新产业兴起提供科学决策的支撑。另外,我们要加强研发,比如鱼类的增殖保育这个技术体系,不是所有的种类拿来就可以繁殖,需要解决繁殖难点。繁殖培育以后,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去增殖到河流里面?需要建立相应的垂钓技术体系,需要相应的法律支撑。这些技术问题以及相应的法律法规配套问题和产业的投入问题,是将来我们长江渔业转型的出路所在。我们不能在长江禁捕10年以后,又把捕捞业再引进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垂钓业的体量很大,不比捕捞的参与人少。因此,如果垂钓的管理控制跟不上,垂钓的鱼比捕鱼的量还要大。我们做了一个长江上游进行捕捞和垂钓的捕捞量统计,经常钓鱼的垂钓者一天可以钓几百千克,一条渔船一天的渔获大概几十千克。所以说游钓对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的需求也是非常大的,如果不管控的话,其对资源的破坏不一定比捕捞小。捕捞的网具作业时间是有选择的,而各种钓具组合以后,从水的上层到下层都可以钓,这对水生生物资源的影响实际上是很厉害的。

主持人


在未来的长江渔业转型上,应该重视哪些问题的研究呢?

陈大庆


我们去美国看到,在垂钓许可证上,允许你用的钓具、钓竿、钓鱼的品类都在许可证明确写上,不是给你一个捕捞许可,你就可以随意去钓。在垂钓管理上,需要做一些深入的探讨研究。

现在,水产品应该把产量降一点。鱼价涨不起来,原因是供应量大。在这个产量调减中,应该把天然水域的捕捞量减下来。从资源保护、从产业转型的角度看,都要求把捕捞退出来。同时,我们养了那么多种类,淡水养殖主要是四大家鱼,需要提升品质。

长江流域全面退捕后,新型渔业的一个方式是休闲垂钓,第二个就是大水面生态渔业,也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主持人


谢谢。


微信图片_20201126123847.jpg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党委书记  陈大庆

该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ZnvtjiqB_X5tFcNiwXdEDQ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