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正发生令人担忧的新变化!

来源:海洋知圈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9:28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200713101825.png

近日频繁出没南海上空的美国海军EP-3E电子侦察机(图自环球网)


中国海南海事局此前发布航行警告说,7月1日至5日在西沙群岛海域举行军事训练。美国一直紧盯中国在南海的一举一动,然而当其军方4日发表声明称,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和“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当天在南海地区举行演习,“以无与伦比的海上力量”庆祝美国独立日时,国际舆论仍然颇感意外。这是近几年时间里的首次。美国军方甚至公开宣称,“这是最显著的决心象征”。笔者曾在年初预测今年南海形势变化时提出,2020年将是南海形势由“趋稳向好”向“动荡不安”变化的转折点。今年以来,尤其是近一时期南海形势显著升温的事实,证明这一判断并非空穴来风。回顾自5月开始发生在南海和与南海有关的一系列事件,便可感知南海形势正在发生令人担忧的新变化。


挑动“南海军事化”

 
新冠疫情导致美国受到重创,美军也同样未能幸免。但美国不仅没有放缓其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反而变本加厉地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中国。

5月20日,美国发布《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扬言将采用“施压”的原则与中国打交道,打压中国的“霸权主义自信”,并为地区盟友和伙伴提供安全协助对抗中国;6月1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提交外交照会,反对中国在南海享有超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之海洋权利的“历史性权利”,反对将南海内岛群作为一个整体的海域主张,以及中国对其声称享有主权的南海内分散岛屿及其他地物采用直线基线或者群岛基线。

令人觉得蹊跷的是,也是在6月1日,菲律宾政府方面下令暂停终止《菲美访问部队协定》;6月9日,菲律宾国防部长登上南海中业岛。与此同时,美军“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母于6月28日在菲律宾海开始“双航母综合演练”,展示“大规模作战能力”。这是时隔一周,美国海军在同一海域进行的第二轮双航母演习。6月21日,美军“尼米兹”号与“罗斯福”号航母也在该海域举行演习。

更有甚者,针对近期我在西沙海域举行的军事演习,美越菲三国几乎在同一时间、以相同的口吻指责中国。美国国务院指责中国在“有领土和海域争议的区域”开展军事活动破坏地区稳定,违反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声称,中国的军演侵犯了越南主权,让中国东盟“南海行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磋商变得更加艰难,影响地区和平稳定;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则表示,中国在西沙进行军演的消息非常令人忧虑,极其具有挑衅意味。

美国从海上和空中对我军演进行监视和情报搜集的动作则丝毫没有放松。“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于6月30日和7月1日连续两天在南海开展活动;7月2日,一架美国海军的EP-3E电子侦察机于当天上午8点出现在巴士海峡上空,向西朝南海飞行不到1个小时后沿原航线返航。如果再把美国今年以来在南海实施的5次针对中国的“航行自由”行动考虑进去,不难发现美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咄咄逼人、更具挑衅性,美国才是南海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因素,是挑动“南海军事化”的最大黑手。

微信图片_20200713101828.png

7月1日,“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从中国“海洋四号”远洋科学考察船附近驶过(图自环球网)


与美国里应外合?


美国既非南海沿岸国也非声索国,它要在南海保持军事存在、介入南海争议,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中国,当然离不开域内国家的呼应和迎合。

反过来说,就是域内国家针对中国的挑衅性冒险行动,要么受美国的指使,要么得到美国的力挺。这从去年年底,由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递交南海外大陆架申请引发的“外交照会战”,以及其他声索国的单边行动可以得到证实。甚至连“准则”磋商背后也少不了美国的影子。

菲律宾、越南和印尼提交的针对马来西亚或中国的照会,基本都是以菲律宾南海仲裁裁决为依据,否定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南沙群岛的岛屿地位和海域管辖主张。就在各国打外交“口水战”的关键时刻,美国突然跳出来横插一杠子,其向联合国提交的照会全盘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和主张。

再就是去年越南在万安滩地区的单边油气开发行为和今年4月在西沙侵渔引发的“撞船事件”,以及越南最近扬言要对中国提起新的南海仲裁,要是没有美国的支持与力挺,越南显然是没有胆量和实力在“与中国死磕”的道路上一意孤行的。同样,马来西亚在南沙争议地区的单边油气开发、菲律宾在中业岛上的设施扩建、印尼在纳土纳中国传统渔场的强势执法,都离不开美国暗中唆使和公开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713101829.jpg

被印尼海军扣押的中国渔船(图自外媒)


南海稳定不容颠覆


美国与越南的战略合作和美国与菲律宾的同盟关系不降反升,部分声索国利用“准则”磋商的窗口期以单边行动巩固和扩大既得利益,“准则”磋商因疫情陷入停滞,菲仲裁裁决死灰复燃及其对南海海上合作的干扰,都将是今后一个时期南海形势发展变化的显著特征。

作为南海和平稳定的主导性力量,中国应不遗余力地推进基于规则的南海海上秩序建设,以南沙岛礁民事化和国际公共产品提供为导向推进设施建设,以南海维权和维稳为目标进行海上力量整合,适应未来海上作战样式变革进行能力建设,巩固和扩大中国在南海的地缘政治优势。努力使“中国力量”“中国存在”,成为南海和平稳定的“定海神针”。(完)
微信图片_20200713101830.jpg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

中国-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

该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urCxJmRX5JM6XS2RCmWSVQ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