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霰弹下无猛将 排队枪毙时代还有孤胆英雄存在吗?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时间:2019-04-03 17:01:53 
分享到

rottenweed:冷兵器时代不说了,以一当十单骑闯阵的勇将是永恒的传说,战场上也有不少个人勇力发挥爆表的实例。

现代战争中,也不乏孤胆狙击手、王牌坦克手和空战王牌。

但是排队枪毙时代,大家都只能在线列里老实挨揍,洛迪桥头的拿破仑、马伦哥的小鼓手这些传说也不是“阵斩XX”的那种王牌杀手。或许只有不参加排队枪毙的来复枪手?

qarc:一位仁兄喝多了,然后骑马跑到两军僵持的阵线之间兜了一圈,己方倍受鼓舞,发起冲锋,破阵成功——电影的开头。

bigyang:《与狼共舞》吧,那哥们是要被截肢,不想活了。

qarc:结果最后没事人似的去了西部……

zi_:其实也多了去了……散兵,轻骑兵,水手,都是孤胆英雄的高产田。

少林肆:西部牛仔、佐罗......

rottenweed:虽然是同一个时期,但是他们和排队枪毙的战场没啥关系啊。

毕竟关羽的威名也是战阵上斩将挣下来的,不是街头武斗的。

即使是骑兵,排队枪毙时代想阵斩若干人而不被一排枪或者炮弹干掉,也比冷兵器时代难多了。

zi_:干脏活的轻骑兵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就算在战场上,猎骑兵战术迂回之后直入敌阵腹地阵斩敌酋或是把敌人的炮兵阵地来个马踏联营,还不够帅么……

laserdance74:芳芳郁金香。

刘梦龙:拿破仑的骠骑兵啊,只不过这个历史时期介绍的少,我们这里不出名而已啊。西南战争的萨摩军还有指挥官身披红色披风在前线带队冲锋呢。

▲画作——法兰西第四骠骑兵团在佛兰德里战役中冲锋

冬眠的龙凰:那个年代需要的是纪律和伤亡承受能力吧……玩钢铁利亚的时候一开打几百几百的飘数字简直触目惊心。

飞翔的昂纳克:"纪律"仅对流氓无产者众多的战列步兵们有用。骑兵,尤其是骠骑兵,和这个关系不大。军官们是讲究"骑士风度"的。

qarc:骑兵也是要纪律的,特别是重骑兵,何况骑兵得保证撒的出去,收的回来——要不然就成了苏格兰灰骑兵团,撒的出去,收不回来了……

熊猫宝宝:接近炮兵的时候被双倍散弹命中。

zi_:是啊是啊,当年条令明文写着,骑兵接近的时候死守阵地,只要霰弹放出来,就算炮兵全灭也值回损失了。然而,能做到这点的炮兵有几个呢?

矢锋:乃们的阅读面也太窄了吧?战争与和平都没看过?

rottenweed:《战争与和平》里面也没什么像样的孤胆英雄啊。或许游击队还有点味道。

就记得小说中在奥斯特利茨衣着华贵的俄国骑兵冲击就没几个人活着回来,而安德烈亲王举旗带队冲锋,也早早被放翻了。

最憋气还是在博罗津诺,安德烈的团当预备队,没上战场就坐着被炮火灭掉了一半,自己也挂了。

▲画作——《战争与和平》

Gustavus:这几个说法不是小说夸大就是读者印象有问题。

俄军禁卫骑兵团在奥斯特利茨不可恢复损失一共154人,此外返回伤员72人,损失集中在列普宁的两个半中队上——而他们战前总人数是五个中队766人。

博罗季诺之战俄军可称得上没有与敌军怎么接触的只有普列奥布拉任斯科耶、谢苗诺夫斯科耶近卫团和在戈尔基村附近根本没有投入战斗也没被杀伤的四个猎兵团。

普团和谢团总损失为总人数的十二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95团的Thomas Plunkett自然够得上孤胆英雄的标准。

博罗季诺之战第六军炮兵指挥官科斯捷涅茨基(Костенецкий)少将也足够传奇了。

▲科斯捷涅茨基

rottenweed:反正托尔斯泰就是这么写的啊,当然他在小说中有很多“自己的见解”。

奥斯特里茨战役中俄军近卫重骑兵的冲锋:

当这几名重骑兵从他身旁走过、隐没在烟雾中时,罗斯托夫心中犹豫不决,他是否跟在他们背后疾速地骑行,或是向他需要去的地方驰去。这是一次使法国人自己感到惊奇的重骑兵发动的十分顺利的进攻。罗斯托夫觉得可怖的是,他过后听到,此次进攻之后,这一大群身材魁梧的美男子,这些骑着千匹战马从他身旁走过的极为卓越的富豪子弟、年轻人、军官和士官生只剩下十八人了。

在博罗津诺的倒霉的安德烈公爵的团:

安德烈公爵的团留在后备队,直到下午一点钟,后备队仍然在猛烈的炮火下驻守在谢苗诺夫斯科耶村后面,没有行动。一点多钟时,在损失二百多人的情况下,这个团才向前移到谢苗诺夫斯科耶村和土岗炮垒之间的一片踩平了的燕麦地里,那一天土岗炮垒里伤亡了好几千人,下午一点多钟,敌人的几百门大炮集中火力对它猛轰。

这个团在这儿没动,也没放一枪,又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从前方,特别是从右方,在停滞不散的硝烟里,大炮隆隆地发射着,前面那一带神秘的区域的整个地面都弥漫着烟雾,从那里不断飞出疾速的咝咝作响的炮弹和缓慢的呼啸而过的榴弹。有时,好像要让人们休息一下,一连一刻钟炮弹和榴弹都从上空中飞过去了,可是有时,一分钟工夫团里就损失好几个人。阵亡的不断被拖走,受伤的则被抬走了。

▲画作《博罗季诺战役》,Peter von Hess, 1843,画作中央是受伤后的巴格拉季昂公爵。

qarc:记得博罗季诺的时候毛子给炮兵的命令是面对攻上来的步兵不停地打霰弹——知道步兵骑到你的炮身上为止,然后法军骑兵冲上来的时候毛子直接抡着清洗炮膛的杆子就开干了……

jamesxu:我记得……奥斯特里茨有个毛子炮营死战不退掩护大部队渡河,结果几乎全灭?

Gustavus:掩护大部队过河——这个条件比较符合的应该就是科斯捷涅茨基指挥的近卫骑炮连了。

最后科斯捷涅茨基指挥一门火炮掩护禁卫骑兵团越过劳斯尼茨溪。

▲画作——俄国近卫军在博罗季诺战役中的进攻

龙套甲:记得滑铁卢当天苏格兰灰骑有个在法军中间放无双抢军旗的家伙。

qarc:好像是个中士,当时砍翻了四个护旗兵抢到了一面鹰旗(不太确定,忘了法军的军旗是不是鹰旗了……),当时团长脑子还没热透,所以马上让这位老兄带着旗子回本阵了,后来团灭之后这老兄因此捡了一条命,后半辈子在家乡都有吹牛的资本了

Gustavus:步兵里面简单举个例子:

英国人Porter就申格拉本之战,在他的Travelling Sketches in Russia and Sweden有如下描述:

一个俄军掷弹兵被四个法军包围,该掷弹兵大呼一声“上帝与苏沃洛夫”,射死第一个,刺死第二个,枪托砸开第三个脑壳,第四个直接吓跑,然后掷弹兵就像没事人一样返回己方军阵。

有进无退哀木灯:脑补出一个虎背熊腰的掷弹兵形象。

valenthas:崩死纳尔逊的法国海军狙击手有话要说。

注: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作者:北朝网友

      该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查看原文:https://mil.ifeng.com/c/7lXofumjkoU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