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西潘:中国是东盟大哥 无视挑拨始终对华友好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5-05-20 16:00:44 
分享到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接受本报专访。

【环球时报记者 棣】在南海问题上,柬埔寨政府一直立场鲜明,认为应放在中国-东盟框架下讨论,不应拿到各种国际和地区场合炒作。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帕西潘6月中旬访问中国,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畅所欲言,称中国是东盟地区的“大哥”,不希望任何人干扰中国的发展,也不希望看到第三国卷入或干预南海问题。帕西潘还对西方“柬埔寨看上去想把自己卖给中国”的说法进行驳斥,表示柬埔寨是个温和的国家,不管别人怎么挑拨柬埔寨敌视中国,柬中始终是朋友。

中国修水电站帮村民走出丛林

环球时报:您对中国的整体印象如何?如果请您打一个比喻来形容中国和柬埔寨的友好关系,您会怎么说?

帕西潘:我来中国访问过两次,但这是第一次来北京,当我看到长城时,我对中国古人为了国家的和平与安全所付出的努力感慨万千。不管朝代如何更替,中国人民始终是热爱和平与稳定的。相比中国长城和柬埔寨吴哥窟,后者更多承载着文化元素,而长城记录着中国人热爱和平生活的坚定决心。

中国已经获得独立和统一。不管中国人走到哪里,都带去和平、稳定和经济增长,而不是暴力。同时,中国也视柬埔寨为平等的朋友。

环球时报:中国在柬埔寨援助和投资很多,如修路建桥等,柬埔寨老百姓对此有什么反应?

帕西潘:因交通不便,过去从金边到其他边远省市需要一周时间,而现在只要四五个小时。柬埔寨曾被湄公河与洞里萨河分成好几块,现在中国帮助修建的多座桥梁把我们的国家连在一起。中国修建的公路还打通柬埔寨与泰国、老挝和越南的交通,让柬埔寨获得与这些邻国平等的地位。中国对我们的经济增长、商品流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来自美国的一些指责说,柬埔寨看上去想把自己卖给中国,这不是事实。西方国家把中国当做一个人权状况很差的国家来打压,但柬埔寨从中国学到很多。我从没听说过中国派兵占领任何国家,我听到的只有中国派工程师去别国修路、架桥。有些声音把项目工程质量不好归咎于中国工人,但我目睹他们生活在丛林中,流血流汗地忙碌。柬埔寨有些不好的中间商拿走他们的钱,政府官员中存在腐败现象,柬埔寨现在非常关注这些问题,并全力帮助中国企业顺利、高标准和高信誉地完成项目。

环球时报:中国承建的柬埔寨桑河下游二级水电站因生态、环境、移民等问题,在柬国内出现不同声音。对此,柬政府的态度是什么?

帕西潘:能源安全在柬埔寨发展和改善国民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柬埔寨是全球非政府组织(NGO)的天堂,境内有上千个NGO,其中一些试图通过大坝项目来指责柬埔寨政府及中国。有的NGO拿着外国的钱,不想让柬埔寨受益于中国的发展和帮助,更担心中国在柬埔寨或东南亚地区树立威信。

有很多不同的方案可以帮助水电站旁边的村庄,但外来势力在给我们制造困难。不过,柬埔寨政府仍在坚持。我们把村民带出丛林,享受现代社会的生活,并给了他们很好的补偿。人们就愿意生活在丛林中吗?我不这样认为。

环球时报:您认为,如何才能更好地促进中国民间资本对柬埔寨投资?

帕西潘:我认为,柬中两国政府有健全的政策来保护投资。柬埔寨需要电力,需要资金支持,需要进行基础建设。作为东盟的核心成员,柬埔寨的很多政策对中国来说是可行的。柬埔寨是个温和的国家,不管别人怎么推动柬埔寨与中国为敌,柬中始终是朋友。

不喜欢任何孤立中国的做法

环球时报:最近,日本首相安倍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试图拉拢东南亚国家构筑对华包围圈,您认为,柬埔寨和东盟绝大多数国家会跟着日本这么做吗?

帕西潘:柬埔寨坚持遵守宪法原则——中立和不结盟,遵守和支持东盟宪章,尊重《南海行为准则》,鼓励中国与有关国家对话,希望局势缓和,并以相互理解的氛围和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柬埔寨同样不希望看到第三国卷入或干预。

我欣赏越南总理说的“战争不是一个选项”,这表明越南明白需要同中国对话。东盟不想排斥越南或菲律宾,但我们的观点是保持对话。即使他们把争议提交法庭,他们并不愿意使用武力解决争端。我们不喜欢任何孤立中国的做法。

环球时报:如果仍请您用一个比喻来描述中国与东盟的关系,您会怎么说?

帕西潘:东盟有6亿人,中国14亿,加起来是20亿人。东盟在经济和安全方面需要中国。中国就像这个地区的一个“大哥”。我们不想让任何人去干扰中国,我们应专注于和平与合作。

柬埔寨人珍视稳定

环球时报:柬埔寨对于自身的发展有什么目标?

帕西潘:自柬埔寨加入东盟后,柬埔寨从北到南只有一个目标——我们需要高速路、人力资源以及流动性,要与其他9个东盟国家一起发展。我们的经济仍以传统的方式增长。我们需要科技与资金,把我们发展得更工业化一些。

环球时报:今年2月,针对美国人权报告批评柬埔寨,您给予强烈驳斥。为什么?

帕西潘:美国的报告是对我国的冒犯。他们是NGO,不是世界警察或联合国安理会。谈人权不能脱离文化,比如我们尊重老人,而西方更看重年轻一代。文化完全不同。不管柬埔寨怎样教育人们尊重人的尊严,已经结束内战的我们珍视稳定。

我们从西方在伊拉克的教训中学到很多,他们花钱并用炸弹强推民主和人权。但西方获得了什么成功?民主不是让老百姓去分裂自己选出的政府。人权要靠法制来保护,而不是NGO或某个超级大国。我们需要的是称职的律师、法官、检察官,避免滥用司法。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