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峰的传说

来源:李新宾   发布时间:2015-05-20 22:59:12 
分享到

相传古时候,豫东有个村庄叫龙王峰,庄里住着一个叫张紧的青年,父亲早亡,与年老体弱的母亲勤俭度日,相依为命。他累死累活地为孙财主家干活,挣来的工钱,勉强维持生活。这个财主是吝音鬼,虽有良田数顷,仍不满足,稍不顺他的意,就要扣工钱。无奈,张紧只得从村前的潭坑里捕些鱼虾,将就度日。
一日,张紧饿着肚子又在潭边捕鱼,他撒了一网又一网,结果都是网网落空。他索性蹲在地上,深深长叹了一口气,自认自己命太苦了!这时,一条小白蛇自由自在地向他游来,一会儿,又扭了扭身子,欢快地游走了。张紧一一看在眼里,他想:我还不如死了变成一条蛇哩!小蛇也比我命运好啊!他两眼正盯着小白蛇出神,突然,一只老鹰从天空俯冲而下,锐利的双爪夹住了小白蛇,小白蛇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此种场面,使张紧又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他想:我的处境不正跟小白蛇眼前的处境一样吗?!我不能让小白蛇束手就擒,平白无故地死于老鹰之口。没等老鹰起飞,他顺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使劲地向老鹰砸去。老鹰受了重伤,丢下小白蛇,扑棱着翅膀飞跑了。小白蛇得救了,它流着眼泪,摆着尾巴游走了。 原来,这小白蛇是在潭坑里居住了多年的龙王。这日,他甘于宫内的寂寞。化作小白蛇在水边戏游,无意中却遭到天敌老鹰的欺负。他带伤回宫后,服了几粒丹药,很快恢复了原气。张紧救了他的命,他感恩不尽,一心想着张紧的救命之恩。
张紧回到家,见母亲正依门张望。张紧空手而归,使母亲的心凉了半截。母亲难过地说:“孩子,这往后的日子咋过呀!”
往日,张紧一听到这辛酸话,母子二人免不了要痛哭一场。今日,他却一反常态,没掉一滴泪。他原原本本地把救小白蛇的事说了一遍。母亲听罢,连夸儿子心眼好,做得对。
母子俩正在屋里说话,这时,心狠歹毒的孙财主破门而人,他气冲冲地对张紧说:“你为啥不去干活!在家养大头,咋有脸领我的工钱!”
张紧见他说话不讲理,气愤地说:“我整日没死没活地干活,你到底给了我多少工钱?再干下去,俺娘俩的命都保不住了!”
孙财主嘿嘿一笑说:“愿干不干,由你自便,但必须还清所欠我的债。”说罢扬长而去。
这下可苦了张紧母子俩。夜深了,思前想后,难过得睡不着觉,一会儿,张紧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迎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健壮后生。没等张紧问话,这后生便自我介绍道:“我是潭里的龙王,承蒙恩人搭救,特来登门报谢。”张紧说:“我何时救过你的命?”
龙王就把白天的事叙说了一遍。母子俩见龙王来到面前,欢喜的泪水在眼中不停地打转,慌忙下跪,行磕拜之礼。龙王忙把母子扶起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理应受我的一拜。”说着,躬身便拜。母子俩怎敢领情,急忙把龙王扶起。张紧把孙财主寻机刁难的事告诉了龙王。龙王说:“这人心肠太坏!你不要声张,我顶替你到他家干活,你们母子放心好啦!”说着,从怀里掏出五十两银子,递与张紧。张紧母子执意不收,但拗不过龙王,只得收下。龙王见到了孙财主,自我介绍说:“我是张紧的弟弟,听说他欠了你的债,我特来顶替干活还债。”他见龙王年轻健壮,心中自然有十二分欢喜,当即应许。他问龙王:“你有啥本事?尽管说来。”龙王回答:“我身强体壮,干啥活都中。”听龙王这么一说,孙财主贼眼珠转了几转,想开了孬点子,他拍拍龙王的肩膀说:“真是后生可畏,太棒了!村后有四十八亩秫秫,限你三日锄完。”龙王心想,这老东西真坏。心狠手毒,名不虚传。我刚进门就刁难起我来啦!要是凡人,不吓跑才怪哩!龙王怎在乎这些,他对孙财主说:“我要是把秫秫锄完,张紧欠的债就得一笔勾销!”孙财主料他是说大话,不会锄完,于是说:“只要能锄完,所欠之债全免。”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说:“要是锄不完呢?”龙王说:“情愿受罚!”“此话当真?”“没有半点虚假。”于是,他与龙王立下字据相赌。过了两天,龙主还没有动锄。孙财主心里暗嘀咕这个人真怪,莫非是在吹大气,故意戏弄我?哼!到时候看他咋交差。第三天吃过早饭,孙财主对龙王说:“你我有言在先,如若食言,可别怪我不讲理!”龙王说:“君子言必信,行必果,岂能反悔!”夜里,人都睡下了。龙王悄悄来到村后秫秫地。满地秫秫齐刷刷地长有尺把高。龙主使出法术,顿时,满地泥土松动作响,片刻,就锄了一遍。这时,龙王心想:古人用兵打仗,尚讲兵贵精而不在多,我何不效仿一下?于是,他又作起法术,按东西南北中位置只留了五棵秫苗。天亮后,孙财主到村后一看,见秫秫苗铺满了地,数了数,只剩五棵苗。他又恼又气,一把扯住龙王说:“你小子真缺德!你要赔我秫秫!”龙王笑了笑说:“财东,不要大惊小怪,我还嫌稠哩!”“什么?还稠?干脆留一棵苗算啦!”“好!就照你说的办!”孙财主说的本身是气话,可龙王倒真干起来了。他顺手掂起锄,把四角四棵苗又锄掉了!
此时,孙财主气急败坏地说:“你、你、我要到官府告你去!”龙王说:“财东息怒。这棵苗要顶你四十八亩的收成。”孙财主气傻了眼,结结巴巴地说:“咱……咱要秋……秋后算帐!”这棵秫秫真成了神苗,秸杆长有碗口粗,高有四、五丈,穗子有簸箩大,看上去象一团火云。孙财主感到奇怪啦,心想:难道是神仙下凡?他美滋滋念叨说:“我是有福之人,天助我也!”砍秫秫那天,三乡五里的人都来了。孙财主惊喜不定,一大早就跑到地里。龙王把秫秫砍倒后,用手掂起林穗摇晃着,林粒哗哗响成一片,好象下雨一般。一会儿,粮食堆成了小山。龙王转圈抖动一着,一堆堆的粮山在地上堆起。孙财主喜得两眼眯成一条线,暗自庆幸自己可发大财啦!龙王来到孙财主面前,使劲地抖动起来,饱满的秫粒劈头盖脸落下来,砸得孙财主哭爹叫娘。粮山越堆越高,很快烟没了孙财主的头。一会儿,粮山由红变黄,变成了一堆土丘,把孙财主严严实实地埋在里面。最后,龙王把空秫秫头往西北方向扔去,传说,那一带连续丰收了三年哩。后来,那残存的一堆堆土丘,形似山峰,人们就把它叫龙王峰了。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