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孤独的蟹与赶海小姑娘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5-16 11:26:28 
分享到

■ 施介平

    眼下,偌大的海滩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蟹。

一洼碾盘大的水坑,最深处才没了脚脖子,这能藏住身子吗?用不了多长时间,当太阳升起时,那些赶小海儿的人们会把你逮住,送到宾馆饭店换票子。那时,馋嘴的人们会把你活煮了……蟹吓得一缩脖子。

    这又能怪谁呢?只怪蟹自己。它太迷恋岸边的风景了,太痴情莱州湾畔柔软舒适的金沙滩了,太贪恋岸边那些五颜六色的贝壳了,该回家的时候竟忘记了回家,结果潮水退得很快,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它就被远远地抛在了广阔的海滩上。孤独、恐惧、焦躁……各种情绪统统袭来,使它深深地陷入了无边的惆怅和懊悔之中。

    这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这不,危险马上就要到来——蟹分明听到了脚步声:“啪哒……啪哒……”愈来愈响。

    蟹终于看到了来捉它的人:身穿白色连衣裙,红毛线绳扎挺的刷子辫儿,一对豁牙暴露出了她满脸的稚嫩气。

蟹心里轻松了点,它看出对手是个小孩儿,而且还是一个小女孩儿。蟹要竭尽全力拼搏,要坚持到涨潮——只要月亮出山,就有希望生还。

   “唰唰唰”,蟹将两把大螯剪张开,又“唰唰唰”舞出水面儿,横在空中拭目以待。

    小姑娘一愣,发现了蟹,停住脚步瞅了瞅,便“哗啦哗啦”地走近了蟹。

   “唰唰唰”,蟹又将两把大螯剪连抡了几圈,把水搅起一团细碎的泡沫,漂浮晃动,璀璨闪烁。

    蟹暗道:“来吧,不怕剪你就来吧,我跟你拼了!”

    蟹知道,要想活,只有拼。它听说,在它爷爷那时,海里的蟹很多。等到了它父亲那辈儿,就门庭冷落了。可到了它这辈儿,遨游几天几夜竟碰不上一个同伴……人类残酷、绝情,蟹想到这更增加了仇恨,并把仇恨都集中到大螯剪上。

    小姑娘瞅了会儿,开始捉蟹。她把裙摆挽起,把衣袖撸上拐肘,居高临下,像海鸥捕食,又像老鹞子叼小鸡,双手扼向蟹。

    蟹聚拢了神,运足了劲,照小姑娘扼过来的小手指头猛地一螯剪——半截指头落入水中。

    蟹好高兴,它要好好看看自己的战果,它还想让故去的同伴看看,它是怎样替它们报仇的。蟹捡起了被它剪掉的半截指头却失望了,那只是一块糖,一块从小姑娘手掌中掉下的糖。

    蟹不灰心,一定要剪掉她半截指头。它重新横起螯剪,重新拭目以待。

    小姑娘这一惊,惊出了一身汗,惊得面颊泛红润。只见她脸上没有了稚气,蹙起了眉头,像一位临阵的武士。

    小姑娘第二次转回来,脱下白色连衣裙,双手撑开,她要干什么?蟹不知。它吓得惊惶失措,碾盘大的一洼水,往哪跑呢?

    小姑娘撑开的白色连衣裙像一片云自天际飘来,愈飘愈近、愈近愈大,铺天盖地……

    蟹大叫:“不好!”它被那云紧紧裹住了。

蟹使劲剪那云。

    它知道,这叫垂死挣扎,没用,但还是要剪,直到死。

    蟹感觉离开了水,升到空中,忽忽悠悠。它知道,这是走向刑场——锅灶。“妈——呀——”蟹吓得大哭喊叫,浑身颤抖,泪水像开闸的河流奔泻出来。

    就在蟹泪流满面地准备去死的时候,听到“啪嗒啪嗒、哗啦哗啦”蹚水的声音,又感觉裹它的那云开始松脱,接触到了水。蟹看到小姑娘站在没膝深的水中,把它放进了蔚蓝色广阔的大海里!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变成现实——小姑娘又给了它第二次生命。“啊呀呀,我的大好人!我真不知怎样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蟹痛哭流涕地说。“我不叫大恩大德,我叫宝宝。姥爷说,你现在也是宝宝,咱俩做朋友好吗?”“好!好!好!一千个好!一万个好!那样我会有很多很多的伙伴,不至于像现在形单影孤……”蟹心涌起兴奋的狂潮,挥起分水掌向小姑娘告别,向深海游去。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