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家小院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10-12 09:57:45 



  ■ 宫佳


  小院漂浮着淡淡的鱼腥味,有点咸。这股腥气从这家小院流窜到那家,穿街走巷,熨帖着渔家人的心肺。他们并不觉得这气味有多特别,于他们而言,这属于寻常。反倒是闻不到腥味就寝食难安,这气味是渔家小院最鲜明的主题。
  小院座落在近海,依地势而建,随意而洒脱,像极了渔民闯荡大海那宽广的胸怀。方方正正的山石是小院的脊梁,山石坚固耐蚀,再潮湿的海风也奈何不了它们,久经风雨的侵蚀,它们容颜不老。
  小院的门通常是用竹篱笆围成的,大多不落锁。渔民们在一条船上讨生活,一口大铁锅里吃海鲜,一起拉网,共同面对大海的喜怒哀乐,海产品也是均摊的,小院落不落锁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豪迈是他们的品格特征。
  异乡人轻轻地推开篱笆门,就传来大黄狗的吠叫声。紧接着,就有女人的嗔怪声,大黄狗摇摇尾巴,安静地趴在地上,吐着鲜红的舌头。渔家女人都很好客。赶上饭点,贴一锅沿的玉米饼子,炖上一大锅海杂拌,白色的蒸汽从大铁锅里透着鲜味儿。女人擦擦手,掀开锅盖,蒸汽腾空而起,露出一大锅海鲜。
  锅沿贴的玉米饼子圆圆的,薄薄的透着金黄,它们大小均等,围着锅沿转圈儿。饼子高高在上,并不寂寞,锅里的海杂拌与它们遥相呼应。锅底的余薪威力未减,海杂拌里翻腾着水花,螃蟹霞红着占据高地,两只大钳子张牙舞爪地诉说着曾经的威严。八爪鱼的触角紧紧缠绕在蛤蜊上,蛤蜊张开壳儿,乳白色的肉一览无余。海螺最安静,躺在一隅,关门闭户,等你的银针来挑破壳里的秘密。对虾弓着腰与八爪鱼的触角纠缠不清。女人麻利地用铁铲铲出一边已是焦黄的饼子,海杂拌也进了小铝盆。在异乡人眼里,这种款待简直就是海鲜盛宴,可这在渔家仅仅是日常。女人会一脸歉意地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有粗茶淡饭,外加一瓶二锅头。女人说得很诚恳,但被款待的人内心已是心花怒放,这是从海边运回来的口味纯正的海鲜。女人并不上桌,而是由家里的老人陪桌。老人热情好客,与客人聊着海事。女人会适时地提醒来客,吃海鲜是不能喝啤酒的,容易得痛风。
  渔家小院一角挂着渔网,渔网一端收紧,挂在钩子上,白色的渔网蓬松着随风摆动,灰白色的浮子若隐若现。渔网是小院的装饰品,也是生存的必需品。
  方形的蟹笼,生了锈的长矛,长筒的雨靴,成套的雨衣,也是渔家小院的特色。渔具像小院里的一块苔藓,看着不起眼,却与小院的命运息息相关。
  渔民随潮汐而动,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发亮,一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渔家小院的女人不喜欢奶油小生,麦芽色恰恰是历经海上漂泊所锤炼的勇士身上的光泽,那是胆魄和坚韧的凭证。渔民出海时,身上穿着有点像拾荒人的装束,只不过他们是在大海里捕捞,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们暂时收敛了爱美之心,把责任扛在肩上,练就一身的健美。再随便的装束也掩盖不了被海风海浪锤炼出来的诱人的渔民气质。
  海上风雨变幻,海事是渔家小院女人最深沉的挂念。天气预报是每天的必修课。风调雨顺时,小院处处流淌着安适;风云变幻时,小院充斥着不安。女人的心悬着,在小院里站成望夫潮,脉搏里的血液随着渔讯潮起潮落。
  岸边的渔家小院是渔民的根,无论历经多少风险,扬起的风帆始终记着回家的路。
  不知从何时起,小院渐渐变了模样儿,墙角的渔网成了装饰品,院墙贴上了大白瓷砖,瓷砖上有花有喜鹊,门口安上了气派的大铁门,门栓上挂上了一把笨重的铁将军。然而,渔家小院的腥味一直绵延到岁月深处,那是过去时代的一个标签,风会记得,海会记得,院里的男女老少更会记得。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