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之父:30岁弃美回国,最年轻工程院院士,他让中国芯片产业看到了希望

来源:微信   发布时间:2018-05-04 09:54:09 

1.jpeg


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校130年来第一位横跨理、工、商三学科的学者;他研制出第一批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芯片,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他41岁当选国家院士,成为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如此开挂的人生是怎么炼成的?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现在还一时看不到“停战”的迹象。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向中国高科技企业发动突袭:禁止美国企业和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往来,禁令长达7年。

而中兴虽然是中国第2大、全球第4大通信设备制造商,但是最核心的技术——芯片——几乎完全依赖从美国进口。

一枚小小的芯片,顿时让中兴“休克”。

一时之间,各种嘲讽甚嚣尘上:“谁让中国在这块没有自主科研能力,活该被美国吊打!”“国内在这块根本就没有能用的人才,即使有,也都转行互联网和房地产了!”

种种言论,让人观之心惊。难道,中国在芯片领域的发展,真的是无人可用,无路可走吗?

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中国就开始在电路芯片领域进行了开发,并培养了一批极其优秀的人才,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邓中翰

他,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

他,研制出第一批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芯片。

他,因此成为中国“芯之父”。

他,41岁就成为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年少即投身科技

1968年9月5日,邓中翰出生于南京。

六朝古都的文化氛围和家庭环境的熏陶,使他从小就爱问十万个为什么。

他的中学时代给他奠定了一生的基础。

他在南京师大附中的学习是一段相当有趣的经历,他对一切充满好奇,不仅各门功课成绩优秀,而且爱好广泛。

南师大附中走廊公告板

他既是篮球健将,又是文艺青年,喜欢摄影、吉他,甚至在附中特色课程中学会打字和裁缝,兼学校团支部书记。

对于今天过于注重孩子成绩的家长来说,邓中翰的全面成长之路是值得借鉴的:体育,让他身体强健,是以后学习的基础;各种爱好,让他对世界充满求知欲;就连裁缝,也为他之后出国培养他的生活自理能力。

他回忆说:“校园里面有这样的班级和老师,有这样的学风,有这样的教学方式,才能培养我敢于挑战的顽强精神,为我以后打下坚定的基础

1987年,邓中翰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学习地球和空间科学。

大二时,他写了一篇用量子力学解释了空间射线对地球矿产物质晶体结果产生的影响的论文。论文发表在《科学通讯》上,并获得“全国大学生科技竞赛挑战杯奖”的大奖,这也改变了他的一生,他认识到:一个人的价值在于创造的科研结果。这为他以后发展确定了明晰的人生目标。

邓中翰荣膺“2007品牌中国年度人物”

一颗冉冉升起的硅谷科技新星

1992年,邓中翰进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

他感受到了IT产业将给未来的社会带来的巨变,于是他选修电子工程专业,经过一学期,以全A的成绩,取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其后,他攻读经济学,摆脱了从专业技术角度看世界的狭隘。

1997年,邓中翰从伯克利毕业,成为该校百年历史上第一个横跨理工商三个学科的人,具有了商业思维和技术思维两种优势。

他进入IBM,一鸣惊人,一年之内就申请几项专利,同时获得“IBM发明创造奖”。

1998年,他到硅谷创办了Pixim公司,获得成功,市值达1.5亿美元。

金钱、地位、名誉此时他全部拥有,一个富足成功的美国梦摆在他的面前……

全世界都在用的PC视频

核心科技来自“中国芯片”

但是,他遇到了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

当时,中国的芯片行业是一片空白。着急的周光召问他:“中国半导体工业需要一条新路,你有什么办法来做?”

邓中翰提出一种新的模式——硅谷模式——科研与生产结合,将成果转化为商品。

周老问:“你来做,怎么样?”这一问,就问出了中国第一家芯片公司。

1999年,邓中翰回到北京中关村创业,正式启动“星光中国芯”工程,并且创建了“中星微”电子公司。

然而,由于条件简陋,资金不足,邓中翰与其团队度过了一段十分艰难的创业时光。

当时没有场地,就只能在地下仓库搭建一个临时的实验室,冬天实验室阴冷潮湿,邓中翰和他的团队成员常常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最后生了冻疮,甚至被冻病。

为了科研,他毅然和创业团队几个成员拿出个人财产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了300万美元的贷款。

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的研发团队在讨论技术问题 海震摄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3月11日,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百万级超大规模CMOS数字多媒体芯片“星光一号”诞生了。我们中国不仅有了自己的多媒体芯片,其性能还远远超出国际同类产品,比如,功耗只有国际同类产品的1/3,运算速度却达到了其8倍以上。

2001年,中星微员工共庆星光一号产品化

然而,外国人不相信,破旧的中国竟然能有如此强的自主研发能力。一次,邓中翰把“中国芯”带到日本,向索尼公司推荐,结果对方一听,连看都不看就不屑地说:“中国?中国有芯片吗?我们索尼可是图像处理技术的鼻祖……”短短几分钟就把邓中翰打发了。

这次的日本之旅也成了邓中翰的耻辱,回国以后,他加带领团队不断创新、不断前进。4年以后,索尼笔记本用上了他的“星光五号”,一雪前耻。

邓中翰设计的“星光”系列芯片,可谓是里程碑式的发明。也就是说,在此之后,人们在社交聊天时用的视频头,才被广为推及。至此,摄像头成了笔记的标准配置,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邓中翰拿着芯片向记者讲解

是的,你可能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全世界都在用的视频头,其核心科技竟来自咱们中国。

但是,邓中翰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越战越勇。2005年,其领导开发设计出的“星光”系列数字多媒体芯片,实现八大核心技术突破,拥有该领域2000多项技术专利。

这也标志着:“星光”数字多媒体芯片成功占领了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全球市场份额的60%以上,位居世界第一,被国内外知名企业大批量采用。

我国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达到了全球市场领先地位,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

这位“星光中国芯工程”的总指挥,成为中国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09年,年仅41岁的邓中翰当选为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

在当今世界拼科技,靠的是人才

此次中兴危机,让国人惊觉美国在该领域目前处于全方位的领先,特别在核心高端领域,我们与美国距离相差很大。

邓中翰说,总体上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较,在芯片产业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需要换道超车,打造新模式和新产业链,在前沿领跑。

现在中国的资金和市场都不是问题,需要的是人才!人才!人才!

邓中翰几乎是中国所有的IC设计创业者的缩影:高学历海归,有硅谷、IBM等国外大公司工作经验。

像南师附中一样,扎实全面的中学教育,在性格、体质、思维品质等方面,为学生奠定终生的基础,而西方教育更能提高学生的专业实践水平。基础+专业的良好教育方式,是一个人成材的最佳途径。

南师附中IB机器人社团获2018FTC华东赛“冠军联盟”奖

邓中翰能借国外的先进技术,为祖国填补无“芯”的空白,既成就了自己,又推动了祖国科技技术的发展。尤其是在当下,中兴面临制裁,举国伤“芯”的时刻,我们更需要更多的“邓中翰”,民族才能复兴,中国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科技强国。

中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世界经济成果,离不开海外学子的艰辛付出,解放后的邓稼先、钱学森等毅然回国,成就“两弹一星”,为中国崛起立下汗马功劳;今有邓中翰、李彦宏等作为当今中国IT界的中流砥柱。

只有中西合璧、心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学生才是未来社会的栋梁,才有能力应对这个时代空前快速的变化,担负起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重任。

学生支教,带孩子们体验做实验的快乐

令人遗憾的是,当前出国留学中介机构众多,良莠不齐。有些机构就是以挣钱为目的,一个办公桌,一个人就可以成立公司,甚至有的擅自篡改孩子的申请学校,或者要求分得孩子的奖学金,只以挣钱为目的,而根本不考虑孩子将来的发展。

准备让孩子出国的家长找不到正确的途径,被各种留学中介机构搞得眼花缭乱,很难找到为孩子量身定做的适合个人特点的留学规划。

怎么才能为孩子找到一条适合他/她发展的出国之路呢?中国有没有良好的教育机会能够为孩子留学奠定基础?

化学社团里做实验

选好孩子的教育之路,

让更多的“邓中翰”脱颖而出

从邓中翰的成才道路来看,他和一些创业伙伴都是毕业于南师大附中,学校教育理念让他们全面发展,又激发了他们内在的求知欲 ,这就是成功的基石。

艺术教室外

再者,南师大附中IB项目部有着海外视角,具有很多海外留学的经验。其IB班是开设国际教育比较早,是国内国际班教育水平、办学水平一流的学校,在业内广泛好评。

高一IB学生学科交叉实验照片

日本目白大学外国语学部的学者教授黄丹青(中文名),特两次来校访问,学习南师附中的独特办学经验。

学校创办12年的IB项目部,设计了足够科学和全面的课程,这些课程不仅与外国高中课程及大学课程接轨,也考虑到孩子们的“中国心”,设置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课程,与国外高中的课程相比更为全面。

“燃烧青春”南师附中IB2018届学生毕业艺术展(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IB项目部办了12年学,培育了各行各业的英才,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在高中就拿到国外名校的录取通知书。

“燃烧青春”南师附中IB2018届学生毕业艺术展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这些孩子在海外能够迅速适应当地的生活和学习,表现优异。他们毕业之后,或就职硅谷、华尔街,或任职联合国,或是回国创业,无论到哪儿都是行业的佼佼者。

IB学子2017年江苏省青少年高尔夫球冠军赛夺冠

你再也不需要与各种中介机构打交道,只要你的孩子够优秀、够独立,我们就能提供一个适合他/她特点的留学之路,给他/她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南师大附中以培养更多“邓中翰”为己任,为振兴民族教育而奋斗。



邓中翰是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也是海外留学人员归国创业的杰出代表,1996年年底,邓中翰从伯克利毕业的时候,拿下了物理学和经济学的硕士、电子工程学的博士学位,他也成为伯克利建校100多年来第一个横跨理、工、商三个学科的人。18年前,他放弃了美国价值1.5亿美元的公司,带着一腔热忱,毅然回到了祖国,与国家信息产业部在一间100多平方米的仓库里开创了中星微,成功地开发出中国第一个打入国际市场的“中国芯”——“星光中国芯”,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如今的“中国芯”已经进入了苹果、三星、戴尔等全球顶尖品牌的计算机和手机中,并成功占领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60%以上的份额,被业界称为“中国芯之父”。



在很多人看来,邓中翰的成长经历似乎有些传奇。


本科三年级便在著名的科学杂志《科学通报》上发表了论文;留学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获得物理学硕士、电子工程学博士和经济学硕士3个学位,成为该校成立130年来横跨理、工、商三科学位的第一人;回国创业后,研发出第一枚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星光一号”芯片,终结了“中国无芯”的历史;2009年,41岁的他又成为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


看着这一长串耀眼的成绩,甚至有网友质疑:“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牛的人吗?”


“我就是比较努力,敢于挑战吧。”邓中翰这样评价自己。二十几年前,在人才云集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二学生邓中翰在寒假前找到黄培华教授,希望加入他的科研小组。没有多说什么,黄教授便给了他一摞文献资料,“有什么想法等开学了再说。”黄教授这样跟他说。


寒假到了,别的同学都回家过年,只有邓中翰留在了学校。“因为那些文献都是专业书籍,很多都是英文的,我需要查阅大量资料和词典才能看懂,只能去学校图书馆查。


那个寒假,邓中翰甚至比平时上课还要努力,除了吃饭睡觉,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看资料上。一个月下来,他不仅读完了那“近一尺高”的文献,还罗列出了自己的观点。


“黄教授都没想到我这么快便有了自己的看法。”这件事让黄教授破例接纳了他,让一个本科生进入自己的科研小组。


1990年,邓中翰在《科学通报》上发表了用量子力学解释外太空射线对地球矿物质影响的论文,这对于一个本科生来说很不容易。也正是这篇论文,让他在第二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脱颖而出。


那一年成为他成长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因为他知道了自己以后该做什么。


1992年,邓中翰考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个从建校至今拥有18位诺贝尔获奖者的学校是很多青年向往的地方,而那儿也是邓中翰实践梦想的地方。站在大师的画像前,他也曾不止一次地想过,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在伯克利,邓中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奇。普通的学生拿下一个博士学位一般需要6年时间,而他只用了5年,便拿下了电子工程学博士、物理学硕士和经济学硕士。


那是一段艰苦的学习历程。“我每天白天上课,下课后还要做科研,晚上12点左右才能回到寝室。然后从12点到凌晨三四点,我还要自学经济学的课程。早上7点钟再起来上课。”这样的学习劲头让老师和同学都觉得邓中翰有些“疯狂”。


毕业后的邓中翰曾在美国硅谷打下一片天下。在打拼时,他时常会思考很多问题:为什么日本会比中国发展得好?为什么中国没有硅谷?为什么中国没有芯片?


1999年,邓中翰带着心中的疑问回到了祖国,在中关村成立中星微电子公司,开始了“让中国拥有自己的芯片”的历程。


2001年3月,中星微“星光一号”芯片终于研发成功,邓中翰很激动,因为他兑现了“结束中国无芯历史”的承诺。


经过几年的努力,如今的“中国芯”已经进入了苹果、三星、戴尔等全球顶尖品牌的计算机和手机中,占领了全球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6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邓中翰也有了更远的目标,“希望能研究出更多的自主创新技术!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