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新编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8-03-02 09:35:12 
分享到

遥远的古代,炎帝有一位活泼可爱的女儿,名叫“女娃”。女娃聪明好动,善解人意,炎帝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经常带在身边。

  女娃六七岁时跟随父亲巡视,来到东海西山的一个村落。村落依山傍海,景色秀丽。第一次见到浩瀚湛蓝的大海,女娃惊喜得又蹦又跳,大声高呼:“哦哇,大海真美!大海真美!”女娃对大海神采飞扬的赞叹,逗得前来拜见炎帝的乡亲们哈哈大笑。

  “父亲,我们在村里小住几天好吗?我想和小伙伴们在海里尽情游玩。”

  “不行不行,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巡视呢。”炎帝捋着长长的胡须,直摇头。

  “那就让我独自留下过几天。女儿不单单是为了玩耍哦,父亲不是教导我要常在民间体验生活吗?我已经知道农夫耕田、樵夫砍柴、猎人捕猎的辛苦,可是还没见过渔夫的辛苦劳作呢。求求您,让我留下吧!”

  女娃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拉扯着炎帝的衣袖撒娇。见年幼的女儿言之有理,炎帝终于答应她的要求,把女娃托付给一位朴实和蔼的村妇。村妇有一对比女娃大一些的儿女:男孩虎头虎脑,名叫大虎;女孩玲珑乖巧,名叫小凤。小风教女娃补渔网,大虎教女娃游泳。

  每当日落西山,晚霞映照海面时,女娃就和大虎哥小凤姐跳进凉爽的海湾嬉闹玩耍。海风习习,碧波荡漾,海水清新得让人心旷神怡。大虎哥教会了女娃各种戏水姿势,她甚至学会了在水面踩水,往水下“扎猛子”潜水。水上帆影渔歌、水下鱼虾蟹贝,大海的灵境以及大虎哥小凤姐的友情,在女娃幼小的心海留下了无比美好的印记。

  “这是一片多么洁净的大海哟,长大后我一定还要来这里!”女娃心里默默发誓。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晃10年过去,女娃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随炎帝去过很多地方,却始终不忘东海西山那个村落旁的美丽海湾,不忘大虎哥小凤姐。

  为了完成心中重返海湾的愿望,女娃告别父母,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马儿,连赶了10多天的路程,风尘仆仆回到了她魂牵梦绕的童年曾经住过的那个村落。

  可是原先宁静的海湾和村落,怎么完全变了模样?海滩上飘着烧窑的浓烟,挖沙的木轮车随处可见,各种作坊传出嘈杂的声响,许多海草房变成了泥瓦房,村落四周堆满了垃圾。唯有大虎哥小凤姐家,还保留着原样,住着海草房。

  “女娃女娃,你果然回来啦!”小凤姐惊喜地拉着女娃的手:“我哥不让家里把海草房改为泥瓦房,也不肯搬家,说是怕你回来找不到我们。”听到小凤姐的这番话,抬头看见自己一直暗暗思念牵挂的大虎哥,已经长成一位健壮、英俊的大小伙子,正对着自己憨笑呢,女娃不觉羞红了脸。

  这晚,她像小时候那样,和小凤姐同睡在一张竹床上。

  “小凤姐,明天去大海戏水吧,我做梦都想在海里畅游呢。”

  “不行不行,现在附近的海底闹水妖,下海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回来。”

  见小凤姐惊恐万分,女娃笑了。心想:好端端的大海,哪有什么水妖啊?我才不怕呢。第二天拂晓,女娃悄悄儿独自来到海边。大海不如过去那么蓝了,可是银白色的浪花,习习的海风,依旧充满诱惑力。想起小时候在大海怀抱中畅游的快乐,女娃挽起长长的秀发,脱去飘逸的裙装,从一块大礁石上纵身一跃,跳入大海。

  哦哦,凉飕飕的海水,几乎让她找到了童年时戏水的欢乐。她尽兴地游啊游,然后索性一个“扎猛”,钻到水下……

  呀,不好不好,怎么有股难闻的气味?原先那些活泼的鱼虾蟹贝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海里有那么多污泥垃圾?唉唉,难道真有什么海妖作怪?想着,游着,观察着,她突然一阵眩晕,觉得恶心、心慌不已。

  女娃赶紧挣扎着往上浮游,嘴里不自觉地呼喊:“大虎哥……救命……”

  小凤姐一觉醒来不见女娃,忙起床拉着刚要出海捕鱼的大虎赶到海边,只见女娃正浮在海面,奄奄一息地挣扎着。

  大虎立刻纵身跳下大海,竭尽全力搭救女娃。经过一番拼搏,他终于将女娃救上岸来……可是女娃已经停止了呼吸。

  “女娃啊女娃,海底哪有什么海妖?可是——”大虎抱着女娃,痛彻心扉地哭泣说:“这片海,已经不是我们幼年时的那片海啦!海底堆满了人畜的粪便、垃圾、油污;海风已被各种作坊、砖窑排放的烟雾、脏水熏臭了。我们的渔船不能再在这里捕鱼捞虾,只好冒险去更远的海上。……女娃啊,我俩今世无缘相聚,九泉之下再相会吧!”

  女娃仰面躺在沙滩上,大虎久久跪在她的身旁,涕泪俱下地呼唤她。

  在大虎的呼唤声中,女娃突然瞪大双眼,仰望着天空,眼角溢出晶莹的泪水。她拼尽最后一口气说:

  “我要——填平——这片——大海!”

  ……

  炎帝得知爱女溺水身亡,悲痛欲绝,策马挥鞭10天10夜,赶到东海边这个小村落时,女娃已经被乡亲们安葬在临海的西山上。

  每天清晨,炎帝和乡亲们都会看到一只周身黑亮,白嘴、红爪的美丽鸟儿,从西山叼来树枝杂木,投入海中。一次又一次,一日又一日,这鸟儿的嘴角衔出了血,也毫不懈怠。

  炎帝仰首悲切地感叹:“从前,我们的祖先在海边过着‘拾贝拣鱼’的日子;后来,我们懂得了‘木浮于水’的道理,我教会了大家划舟捕鱼、海边晒盐。大海给了我们多少恩泽啊,我们怎么可以不爱惜大海呢?

  你们看:这可怜的鸟儿,是我的女儿女娃啊!她立志要衔西山之木,填平这片被污染的大海。我的子民们啊,牢记女娃精诚护卫大海的意志吧!”

  从此,人们称这种衔木填海的鸟儿为“冤禽”,或“帝女雀”,但是更多的人称她“精卫”。

  那位大虎哥呢?据说在救女娃时也呛了污水,悲痛不已的他,死后变成了一只海燕,时时与精卫相伴,为她遮风挡雨……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