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水色女子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6-08-08 13:20:54 
分享到

金沙江

 

  在海一方,依水而居。

  一座小城,三面环海。水域绕城浩淼,蔚蓝荡漾于心。海在心中。在心中的这片海,犹如从大唐款款而来的女子,舞动染琴展绣的纤纤玉指,抚摸千顷涟漪,在我灵魂最柔弱的部分,在一个季节最婉约的时刻。

  记忆中那片沉重的月色,如北方下过的一场寒冷的风雪,此刻,轻若一声落花的叹息。抖落缤纷的红尘,流年转身,飘散成北部湾码头上,那一道道台阶的呢喃。左,一湾海浪;右,半轮新月,陪伴我的守候。我是一棵五月的木棉树,在切切的月下,于盈盈的水旁。所有的心绪,都将在海的咏唱中,盛开出锦城,静候你的莅临,与你对视望海,携你涉水而行。

  等你水色女子,在海一方。

  大海宽阔的衣袖内,有我给予你的所有珍藏。那里有万面乾坤,会善待我们如一个好奇、胆怯和学会敬畏的孩子。我钟情的银滩,那银色的细沙,原本是一篇篇坚硬的童话。是岁月的波浪,把这份历史的沧桑,还原成少女肌肤样的细腻、柔软与温润。珠海路的老街,老着一份灵魂的年轻。它的脸颊上,涂抹着时光的尘埃与斑驳的记忆,那是世间弥足珍贵的胭脂,装扮出它的又一轮华年。红树林是绿色的,在岸,它是一条绶带;

  在海,它是一弯黛眉。火焰的颜色,朝霞的颜色,鲜血的颜色,是它名字的颜色。冠头岭与涠洲岛,这对天翻地覆中的患难兄弟,遥遥面对,推杯换盏,畅饮蔚蓝的美酒,醉海天一色。

  渴望把自己还原成北海的一片海。选择海的姿势、海的眼神、海的心跳,等你。无论你从哪个方向跫然而来,我都能读懂你的倩影,你都能聆听我的期望。等你,我们不必相约,如果,我是你千载前的寻觅,你就是我万年后的注定。锦月光年,养育郁郁葱葱的海誓山盟。前世之约,种沧海之浪;后世之缘,植桑田之花。

  天海有多远?地角有多远?命运有多远?人生有多远?其实,所谓一切的远,都很近。所有的永远,永远近在我们的眼前。

  等你水色的女子,即便是亘古一等,我也无怨无悔。在离海最近的地方,让等待为你起锚、鸣笛、升帆、远航。这是我奉献给你的,一个生命柔肠寸断的过程。

  我和我的海,希望你既是大女人,又是小女人。大女人,是海的宽阔和澎湃;小女人是海的深邃与宁静。大女人和小女人的融合,就是有女人味的女人。女人味,与嗅觉、味觉、漂亮无关,是有关海的一首诗、一幅画、一支曲,是大海演绎的万种风情。

  海天间,那婀娜的光阴,用古老而年轻的舞蹈,为你千回百转出大家闺秀的气度。潮汐的涟漪用历久弥新的吟唱,为你吴侬软语着小家碧玉的灵秀。

  涛声相邀,波接浪迎。我想,你一定拉响了起航的汽笛。想象你穿一袭海蓝色的旗袍,任万点光波闪烁在裙裾,飘逸出盛春的那一派繁华。剪裁半缕涛声做围巾吧,在你美丽的脖颈围出高雅与端庄。一路随行的日月,亮在你的前胸,成一枚饰花,散发浪香。一头青丝,柔柔地被海风梳理,流淌出元曲的浅唱。鸥鸟湿润的啼鸣,栖落鬓边,滋润你华年的海韵。

  来北海的路上,你一山又一山地追赶,一水复一水地奔波,定会疲惫。累了,就去十万大山歇息。它是我的挚交,曾敞开万壑胸怀,放牧我苦涩的青春。渴了,就寻冯家江痛饮。它是我的诤友,曾伸展千里长臂,拥抱我坎坷的命运。切莫幻思天空中的云霞,枝头上的花朵。我只是这个滨海小城枝头上的一片叶子。一条条叶脉,是我为你留下的路标……

  我等待你水色女子。你有水色一样清亮的生命。水色一般绵延的味道。人在路上,生命不免会落满风尘,遮蔽心灵的瞭望。这样的等你,是在等你用你的水色,洗净我蒙尘的思想。渴望在你水色的、淋漓的沐浴里,走出一个清爽透亮的自己。

  在海一方,等你水色女子。等你的同时,我是在等自己。等自己走失的那一部分灵魂回来。回来,和我一起守候大海终老!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