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闹海(连载4)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6-07-25 11:23:16 
分享到

  “喂喂,不长眼想找死啊?也不看看,这是曹国舅的马车!”

  豪华的马车乍然停在小伙子面前,车夫向他大声吆喝。

  晕头转向的韩湘子立起身正想辩解,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位30岁左右、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男子问韩湘子:“伤着没有?为何如此匆忙赶路?”韩湘子气喘吁吁、结结巴巴道出韩愈逼婚的事。“我伯父韩愈要追赶我呢……”,曹国舅没让韩湘子说完,一把将他拉上马车。马车“嘚嘚嘚”走了很远很远,曹国舅才想起:“咦?韩愈不是唐朝的文学家吗?他的侄儿怎么来到宋朝了?”韩湘子一拍脑袋恍然解释说:“一定是那仙鹤把他驮到当今的宋朝来了!”

  “请问国舅大人,你为何救我?”

  “不为别的,只为同病相怜!”曹国舅捋着胡子感叹道。

  原来这曹国舅是宋朝曹皇后的弟弟,曹国舅的夫人去世后,皇上见他才貌双全,要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他。可他偏偏不慕荣华富贵,一心只想修炼成仙,云游四海,想以自己的学识为老百姓做点好事。最近他买通一位马车夫,偷偷逃出宫外,正要去黄河渡口,寻访赫赫有名的道教吕祖——吕洞宾,想拜他为师。

  “国舅大人要拜吕洞宾为师?这事也是我多年的心愿。以往我拜访过一些道人,学到的仅是一些雕虫小技。如今我逃婚出来,即便回去,也难逃我伯父的手心。既然你我同病相怜,还请大人成全我,带我同去寻访吕祖吧!”

  曹国舅见韩湘子心诚,又同是“天涯沦落人”,便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韩湘子的请求。

  马车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来到了黄河渡口。曹国舅嘱咐车夫回去禀告曹皇后,让她不必寻找他了,然后从衣袖中掏出自己最后一枚金元宝送给车夫当酬劳。车夫跪拜曹国舅后,扬鞭赶着马车离去。

  “喂!船老大,快快过来渡我过河!”曹国舅挥着手吆喝。

  “客人既要渡河,先讲好给多少摆渡钱!我们船户靠摆渡钱养家糊口呢!”船老大不肯将渡船划过来。

  “我是当今的皇亲国戚,你也敢要摆渡钱?”

  “哈哈,就是曹皇后的胞弟曹国舅,也得拿摆渡钱!”

  哎哟这个船老大不简单,认出了曹国舅。韩湘子心里咯噔一跳,赶忙拽拽曹国舅衣袖,让他快拿出摆渡钱。

  活要面子的曹国舅周身摸了一遍,却拿不出一文钱。见船老大仰首大笑,又气又恼又不肯放下架子,干脆拿出皇帝御赐的金牌,晃着脑袋说:“船老大听着,不得无礼,本人就是曹国舅。这御赐金牌,总够付你摆渡钱了吧?还不赶快把船摇过来!”

  船老大毫不买账,问曹国舅渡船过河究竟为什么?韩湘子忙回答说两人离开京城,为的是求仙访道。

  “呸!既然求仙访道,却又拿出什么御赐金牌吓唬老百姓?”船老大放开嗓门大喝一声,“俗话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谁稀罕你这金牌!”

  曹国舅恍然大悟:既然决心摒弃荣华富贵来求仙访道,想为百姓济贫解难,自己还端什么架子摆什么谱?见韩湘子向他使眼色,他赶紧把那金牌摔进了黄河。

  船老大这才把船划了过来。嘿,这不正是吕祖洞宾吗?曹国舅和韩湘子早都在寺庙里见过吕祖画像:下巴上留着五柳长须,手执拂尘,身背宝剑,一派道骨仙风。两人忙不迭下跪拜师。吕洞宾笑了,说早就算到他们要来黄河渡口,所以亲自划船来接。那仙鹤,也是他派去救韩湘子的。师徒三人说说笑笑,乘着小船破浪而去……再说那韩愈追赶侄儿不成,心中纳闷:这孩子怎么不识好歹?千金小姐不爱爱村姑,从此把这侄儿忘到了脑后。多年以后,由于韩愈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他远途跋涉,翻山越岭,来到一个关卡附近,忽然下起大雪。他骑在马背上迷了路,饥寒交迫,想起自己富贵时得意忘形,不懂得体恤百姓,十分后悔。他问身边唯一的随从:“这是什么地方?”随从答:“那座高山,是秦岭;这个关,是蓝田关!”

  “噢!难怪当年侄儿韩湘子在牡丹花上吹出‘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两句话,是在提醒我荣华富贵时不可骄横呢。”想到这里,韩愈老泪纵横。正伤心呢,忽然一阵笛声传来,抬头看,那不是韩湘子吗?侄儿吹着笛子在前为他引路呢!

  到了潮州,韩愈挽留侄儿。韩湘子笑笑说“孩儿不孝,我已和曹国舅随师父吕洞宾在东海与众游仙相聚蓬莱阁,商讨渡海云游行善之事。”说着,韩湘子再次吹响笛子,一只仙鹤从云端飞来,又驮着韩湘子向云端飞去。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